97版《洛丽塔》电影简评 教授不伦之恋毁了洛丽塔的一生

栏目:影视综艺 关键词:洛丽塔 编辑:baoling 时间:2018年05月26日

亨伯特爱的,是洛丽塔少女的状态,是他十四岁时解不开的心结,他像一个溺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抓住了洛丽塔,他绝不放手,因为他知道他们的关系意味着一旦放手就永远不会再续,他爱的无比费力,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回应,可是毫无疑问,他毁掉了洛丽塔的一生,17岁本该是欢笑的年纪,但洛丽塔再也没有能力欢笑。

她是洛,简简单单穿着袜子的洛在清晨,身高四尺十寸,穿着松裤的时候是洛拉,在学校的时候她是多丽,她书面上的名字是多丽丝,在我怀里,她永远是,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

Hello大家好,今天小编我将为大家讲述1997年的电影《洛丽塔》,又名《一树梨花压海棠》。这部电影改编自纳博科夫的长篇小说,故事讲述了法文教授亨伯特与未成年少女洛丽塔之间的不伦之恋,与1962年库布里克的版本相比,本片的摄影更为出色,用光与服装也十分考究,共同渲染了那股阴郁,绝望和晦暗的情绪。

电影以亨伯特的絮语串联起大部分情节,影片开始,雾气弥漫,汽车摇晃着驶在乡间的路上,亨伯特神情忧郁,沾满鲜血的双手紧紧握着一枚小小的发卡,他的洛,那个从未属于过他的洛,成为他一生的执念,他渐渐沉浸在回忆里。

如果没有在安娜贝尔第一次遇见他的初恋女友,也许后来的一切便不会发生,那时他十四岁,初恋女友死于伤寒,这巨大的痛苦在亨伯特男孩的心中种下了对青春女孩不可磨灭的执念,女友的去世冻结了他的情感,如同毒药渗入伤口,伤口却永远不能治愈。

一次偶然的经历下,亨伯特成为了寡妇夏洛特的房客,当他第一眼在后院里看到沐浴着阳光和洒水器溅出的水滴、趴在草坪上读书的洛丽塔时,他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女孩,他看着洛丽塔吃冰欺凌和番茄的样子,刷牙和嚼口香糖的样子,与母亲为整理床铺而争辩的样子,一举一动都令他痴迷。

与此同时的洛丽塔,几乎是对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陌生男性抱着极大的新鲜感和好奇心,她敏锐地感受到母亲为了赢得这个男人的好感而丑态倍出,但自己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吸引他,青春期的小小叛逆和长久以来父爱的缺乏让她不断靠近着亨伯特。

在去教会学校前,洛丽塔突然冲上楼梯,扑向亨伯特,给了他一个热烈而不明含义的吻,只留下亨伯特一个人摇晃着双手,倒在洛丽塔的衣柜里,从此魂牵梦绕。

为了这个小妖精,他违心地与夏洛特结了婚,但在他的抽屉里,始终锁着对洛丽塔温柔又罪恶的执念,直到夏洛特打开抽屉,在日记中发现这个自己费尽心思想要做为一生依靠的男人,不仅从来没有爱过自己,而且从一开始眼里便只有那个单纯的孩子。

激动的夏洛特冲出了家门,书桌上的烟还没有熄,就被车撞死。周围的人告诉亨伯特这个消息时,他像是努力装出震惊与悲伤的样子,口中念叨着上帝,仅仅匆匆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就走回了房间。他心里或许甚至是有些高兴的,他马上可以见到洛丽塔,带她开始一段长长的旅程,成全自己心中那个荒诞的幻梦。

洛丽塔并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在洛丽塔心中,亨伯特是像父亲一样的存在,她急于将自己在性上的早熟炫耀给这个“父亲”,如同任何一个对父亲展示自己美貌的懵懂小女孩。她隐约意识到这其中不为道德所允许的成分,但在说出“乱伦”这个词之后,洛丽塔随即一笑,那个时候,她是一个偷偷做坏事的小女孩,对母亲的叛逆,对成年男性的好奇,在性上的早熟,让她早早地犯下了不可弥补的过错。

母亲尽管令人厌烦,但她毕竟是洛丽塔唯一的亲人,她可以朝母亲发脾气,但母亲从来不会真正伤害她,而眼前这个包容她,满足她的继父,却是真正意义上的陌生人。知道母亲死去的消息后,洛丽塔在倒在床上绝望地哭泣,她已经无处可去。

亨伯特一面履行着一个好父亲的职责,为洛丽塔打扫房屋,梳头,送她上学,一面却又在侵蚀一个天真的欲念。在物质上,洛丽塔只能够依赖他,为了一周两美元的零花钱和参演话剧的权利,她用身体去诱惑亨伯特,她对亨伯特的求欢表现越来越冷淡,亨伯特逐渐习惯给她买她想要的东西,从来也不知道洛丽塔把钱藏在哪里,也许洛丽塔正在攒钱以便从经济上摆脱亨伯特,在洛丽塔的心中,这一切仅仅是一场交易,是她无奈的妥协,她向亨伯特叫嚣:“杀了我,就跟你谋杀我妈妈一样。”

在雨夜里,洛丽塔骑着自行车离家出走,她拼了命地想要摆脱这样的生活,可是也只能停在咖啡馆里,为了一杯冰淇淋苏打水而回心转意。那个一小时前密谋离开亨伯特的女孩子,现在却说她想马上离开比尔兹利,开始新的旅程,亨伯特感激地封上了自己的命运。

那次旅行开始,他们被跟踪,亨伯特的内心充满了不安,但洛丽塔却毫不在乎。电影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描绘了亨伯特支离破碎的噩梦,摇晃的画面和打开门时戴着面具的人无一不在宣告着亨伯特的内心,罪恶和不安使他第一次拿出了手枪。

洛丽塔最终还是选择跳进另一个火坑,她跟随剧作家奎尔第走了,她不得不离开亨伯特,别人对她造成的苦难仅仅是肉体上,但亨伯特带给她的苦难却直接加之于精神,她想要逃离这个带着她所有童年痛苦回忆的人。看见这个人,她就会想起母亲的死,以及自己和他的乱伦。

三年后,她向亨伯特寄去一封信,她已经结了婚,怀了孕,生活无比艰难,不得不重新向过去想要逃离的人求助。“我已经受够了悲哀和困苦”,洛丽塔17岁的生命如同秋叶般迅速衰竭,她本可以成为一个舞者,话剧演员或是网球运动员,可是最终为这段畸形的恋情透支了生命。

亨伯特的心中却仍残存着一丝奢望,他手里捏着所剩的四千美元,告诉洛丽塔,只要走过那25步路,她就可以回到从前的生活,但就算她不答应,她也一样可以得到这笔钱。亨伯特的希望如水泡般破碎,眼前这个苍白,臃肿,怀着别人的孩子的洛丽塔,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但只要亨伯特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他唯一不能原谅的,是那个使洛丽塔离开自己的男人,一个性无能的恋童癖剧作家,他虚伪丑恶,却是洛丽塔觉得一生中遇到过最有魅力的男人,亨伯特有多恨这个人,就有多恨自己,他欺骗了自己的救赎,亨伯特向奎尔第打了一枪又一枪,想要以此完结自己的罪恶,当奎尔第最终死在慌乱用床单掩盖自己的躯体时,就好像,亨伯特已经杀了那个罪恶的自己,打碎了他对洛丽塔的所有执念。

电影的最后,是亨伯特的独白:我听到了孩子的欢声笑语,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让我心灰意冷的并不是洛丽塔不在我身边,而是这里的欢声笑语中没有她。

亨伯特爱的,是洛丽塔少女的状态,是他十四岁时解不开的心结,他像一个溺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抓住了洛丽塔,他绝不放手,因为他知道他们的关系意味着一旦放手就永远不会再续,他爱的无比费力,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回应,可是毫无疑问,他毁掉了洛丽塔的一生,17岁本该是欢笑的年纪,但洛丽塔再也没有能力欢笑。

原著中洛丽塔因为难产而死,悲剧意味更为浓重,但在电影中,洛丽塔似乎过着贫困但仍有希望的生活,她获得了真正的自由。我们无法去评价影片中的人物谁更不幸,亨伯特毁掉了洛丽塔的一生,洛丽塔辜负了亨伯特对她的爱,历经磨难,却只是两个不相爱的灵魂各自执着。

影片细腻得令人心碎,所有的爱,所有因爱而生的疯狂,都浓缩为一句: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