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与男人做过最亲密的事 酒后穿衣服深夜泡泡浴

栏目:情感两性 编辑:baoling 时间:2018年10月04日

我朋友有次喝得烂醉,决定穿着衣服洗澡,而我身为比较不醉的那一个,留在浴室里确保他不会把自己淹死什么的,然后他决定邀请我加入他的行列,所以两个衣服都穿得好好的男人,在半夜两点,洗了泡泡浴。

虽然不否认身为腐女看到电影里两个男人有亲昵画面会心跳加速,瞬间可以脑补一万字等等,不过就算疯狂到写文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清楚的认知到角色是异性恋,BL是脑补。

但是就算直男(异性恋),也会有跟同性亲密的时刻。在现实生活中,这些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有网友就在reddit上问:“直男们,你跟另一个男人最亲密的时刻是什么?”“直男们,你跟另一个男人最亲密的时刻是什么?”

让我们来看看各种让人心花朵朵开的回答:

“我住在科罗拉多的时候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来看我,为了看日出、还有拍几张照片,我们两个在一月中起了个大早。外面冷到连蛋蛋都要结冻了,而且我们为了取得最佳角度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到某个时候我确定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手了,所以我们决定回车上取暖。

当我们上车时,太阳正好处在一个绝佳的角度,又还没有爬过山,他开了个玩笑说此刻该有多浪漫之类的,所以我牵了他的手,我们两个几乎忘记自己在干嘛,只是一起看着太阳升起,周围不但有鸟鸣,还有一只鹿宝宝正在努力爬坡,我们对这一切充满敬畏,所以在这个早上我们就只是牵着手一起看日出。”

“我最好的朋友在他的未婚妻离开他以后,在我怀中哭了一个小时,我从英国飞过去陪他挺过这段时光”

“我在10年级的化学课上看到我最好的朋友睡着了,所以我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他微微笑了。我很爱他非常愿意再来一次。”

“我妈妈在我19岁的时候过世了,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朋友,他马上来陪我度过了接下来的两天。”

“我在日本的时候,有一次去日本50元电玩街,里面放满了日本80-90年代的电玩机台,我开始玩一个我从来没看过的格斗游戏,我旁边是一个本地人,几乎每一轮都可以玩到完美。

我连第一关都几乎过不了,他注意到以后停下他的游戏,把他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指导我移动、推我的手指,让我学会怎么用角色使出连续技,我看着他的眼睛,对这种荒谬的感觉感到好笑,他只是对我微笑,然后回到自己的游戏上。

我是直的,但我愿意为他变弯。”

“我当时最好的朋友从伊拉克回来后,我抱着他陪他度过他的恶梦,但我认为他并不知道。”

“我室友过了很糟糕的一天,我们一边喝酒,他一边传简讯给他的前任,所以我把他带回房间好留意他的情况,他开始变得真的很难过,接着开始哭,但他觉得这样有损他的男性尊严所以他会哭个几分钟,讲述他的不安全感,然后否认他刚刚说过的话,然后每五分钟这情况就重复一次。

我告诉他有这种感觉是完全正常的,而且肯承认比起压抑更是比较好的处理方式。他在我怀中哭了大概半个小时,虽然他的直觉一直到告诉他这么做不好,但我一直安慰他还有拍拍他的背。最后他终于冷静下来回去睡觉,那是两个星期前的事情,到现在我们还没谈这件事,但我很高兴他相信我,并希望如果他下次觉得不安时还是会找我。”

“几年前我妈妈一度自杀未遂,之后住院了一个月,我以为我可以挺过来,不过几个星期后我在一场派对上跟我女友大吵一架,然后我开始哭哭得停不下来,我在朋友家的厨房崩溃了,我最好的朋友带我上他的车,他开车的同时我无法自己地啜泣。那是我最情绪不稳定的一次。他没有说话,只是开着车四处跑,然在后在我家放我下车,那时我已经感觉好多了。直到今天他也没提起过这件事。”

“我朋友有次喝得烂醉,决定穿着衣服洗澡,而我身为比较不醉的那一个,留在浴室里确保他不会把自己淹死什么的,然后他决定邀请我加入他的行列,所以两个衣服都穿得好好的男人,在半夜两点,洗了泡泡浴。”

“我跟一个朋友出去旅行,他是个非常热情的登山客,我们跟向导爬的那座山其实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能力,但是当时只爬到一半的我们还分不出来。一路都是冰,我朋友是付了很多钱才能来攀登的,我是因为有冰河攀爬惊艳所以向导邀请我免费加入。

有两次我因为惊恐与疲惫的综合,吓到完全动不了,我甚至哭了出来,但我朋有一次也没有对我感到挫败,即使很明显我搞砸了他的登山之旅。他一直很冷静地对我说‘兄弟你不会摔下去的,你不会让自己摔下去的,就算你真的摔了,你跟我是绑在一起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摔下去的。’”

不过也有这样的答案。

“我跟我的男同事曾经看着彼此讨论工作。”

是所谓的Eye Fxxk吗(笑)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