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导演黄真真自曝拍电影经历 曾在马路等了罗伯特·德尼罗十天

栏目:明星八卦 关键词:黄真真 编辑:baoling 时间:2018年11月01日

人每一天都在成长,你不可能阻止自己成长,尤其是保守自己的初心,每次拍片子前我都会一个人找几天时间去泰国沙滩上,不去听其他声音,很平静地想一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尤其是拍《闺蜜2》,在越南遇到很多困难,所以那时候很多个夜晚都是自己安静倒一杯酒,想着到底要怎样把这部戏完成,哪里保留哪里扔掉,前路到底如何去走。

我毕业之后,大概两年,没人理我。

我写完剧本寄到电影公司,因为我没有经纪人,也没有经纪公司,他们都不看,直接打包寄回给我,那个信封都没有开过,说你没有经纪人,你这个剧本没有注册,我们是不打开的。因为怕里面有一些内容跟他们拍的戏相同,怕你告他们。

我寄给你不看,打电话你也不收,当时也没有那么流行email,我怎么可以开这个门?

我知道某个导演,在他酒吧碰到和他有关的监制与演员。他喝酒的时候,我就冲上去,说我剧本怎样怎样,你可以帮我剪辑吗?你可以看下吗?他说,好了,这是我地址,你明天拿过来。

明天拿过去就真的拍了!

因为在纽约我和罗伯特·德尼罗住的很近,地铁四站,那我就去找罗伯特·德尼罗。我把我的剧本放好,就去找他,但是整个大厦都是他的,我就站在对面的马路,等着他的车一出现我就冲过去。

那时候21、22岁。我好想像那个朋友一样,但我等了十天都没有见到他。第十天的下午,大概四点多,那个保安就走过来了:你干嘛的,你几天站在这儿看着这个门口。他以为我是疯狂的影迷,我说我有一个剧本想给他,他说哦,然后就说,小妹妹,罗伯特·德尼罗是大明星,他不在这个口进出的,他有另外一个秘密的口。我说真的吗?Mygod,我很失望。然后他说,要不你的剧本给我吧,我帮你交给他,我给了他,然后就没消息了。

当天晚上和一帮朋友吃饭,他们是卖股票的,华尔街的年轻人,说你不要失望了,其实现在股票市场太好了,把钱拿过来投。当时新科技的股票真的很好,第二天,我想这可能是个机会,就把我和拍档的钱,全拿来买股票。

然后好厉害,不到三个月完全没了,负资产了。因为我买的是几倍的上,几倍的下那种,赌博性质的。

当时差不多要跳楼了,很绝望。我真的不敢告诉我父母,你想一想,我怎么打电话给他们,说我为了拍电影,投资了新项目,有16万美金的债,我敢说吗?不敢。然后我的拍档也想杀了我。哇,我怎么办,就躲在洗手间哭了,然后我就想,你有天分当导演吗?还是在做梦?那我的路怎么走?

我想了好几天,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在美国宣布破产,那我七年都不可以在美国工作。我公司拍新闻的机器都要充公,那我就可以收拾回香港,暂时就不用还这个债了,这是一条路。另外一条路就是借款,借款去还债。因为每个月你可以还最低的,还是觉得有希望。

于是我就决定去贷款,然后去当酒保、去跳蚤市场卖保险,还有一张信用卡,可以借三万多美金,我就跟拍档说,把它借出来拍电影,反正16万和20万都是差不多的债。他就觉得我太疯狂了,他说你真的要这样做,我说真的要这样做,因为你拍出来才有希望。你不可以去电影公司说,我懂拍电影但没有作品,你要给人家看你拍的电影的。

所以,我一定要把一个长片拍完,因为我在大学时拍了一个短片,你要说服投资人给你拍长片,你一定要给他看你有拍长片的能力。

因为没钱请人,我自己演女主角。帮我一起拍的团队是我大学的同学,是不收钱的。然后把本来要给罗伯特·德尼罗的剧本缩短,就是两个人的场面。在我家里拍,用我拍新闻和剪辑新闻的机器,把它完成了。

完成之后,我跟我的拍档,当时是男朋友,就跟他分手了,当时太苦了,苦的什么浪漫的情绪都没有了,我说我回香港了,他说好吧,你回吧。因为这个电影是我跟他一起拍的,就等于我们共同拥有。他是美国人,留在美国继续发展,我就带着这部电影回到了香港。但是我的债,一直在还,现在已经还完了,不然吓死你,要这么久(大笑)。

其实我的故事很简单,是龟兔赛跑,因为我不是最有天分的导演,但最坚持的是我,可能有一些人前面失败了,或者是遇到困难了,或者他遇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了,他就放弃了。

但是我觉得差不多破产的这个经历,帮了我好多。因为我经历过失败,而且又站起来了。只要一天你还没死,都有好多希望,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我记得香港有一个经典的歌剧,讲变化才是永恒,永恒就是每一天是会变的,但是我们就希望不变,如果了解了这个点,做人就很轻松了。

见到黄真真是在山一女性电影展上,她是这次女性电影展创投会评委。除了一头总是猜不透颜色的头发,她很会聊天,语速又快,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展示出她想让你看见的那部分自己。

去年在“山一”的时候,采邵音音老师时她说起过你。

黄真真:说起我吗?我小时候就认识她。因为她是我妈妈和我外婆的朋友,他们经常一起打麻将。

邵音音老师说你小时候可皮了。

黄真真:什么意思?

顽皮,叛逆。

黄真真:对,叛逆。因为我家里四姐妹,我排第二。我妈妈最喜欢最小的一个,我爸爸最喜欢最大的一个,那第二、第三就没有人喜欢了。但是我找我的出路,每一个来我家的客人,我会特意去讨他们的喜欢。所以,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怎么生存了。

这算得上是一种天赋吗?

黄真真:我觉得是逼出来的。就好像一个很帅的男孩,他不懂怎么追女生一样,因为他都不需要追女生。但是慢慢大了就觉得,其实你要去讨人家喜欢是不重要的,反而你自己做一个精彩的人,肯定有人喜欢你。

那你情感上很有心得。

黄真真:我其实感情驾驭的不错。以前感情生活常常失败,我买书来看,学习到底错在哪里了,都是看书知道的。

从书里获得情感知识?

黄真真:真的,我真的不是讲笑话。我看了好多心理的书,那时候还没有拍《女人那话儿》,没有机会了解,怎么办?都是看书,找到自信。

你眼中的女性是怎样的?

黄真真:不要家人逼你结婚就结婚,你若要结婚是因为想结婚,生子是因为你想生子。人生是我的人生,到最后精不精彩是我的决定。我们不是为人家生活的。取悦自己不是自私的词,我要做愿意的事情,只要你愿意,才可以去爱别人,帮助他人。

你的头发颜色为什么不停地变?

黄真真:太搞笑了!因为我的打扮,好多时候人家以为我很骄傲。其实我没有,其实我蛮谦虚的,我现在心底里还是觉得自己是新导演。

新导演和老导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黄真真:当你年轻的时候,其实你的技巧没有那么好。但是你的坦白,你的青春,是你最宝贵的地方,都是很真诚的,因为不懂用什么技巧,什么巧妙的镜头。

比方现在看我以前的《六楼后座》(十几年前拍的),哇,太粗糙了,这个镜头不行,这个剪辑不行。但是我发现有一点,她的青春,她的冲劲,她的热情是不一样的,因为那个是那个阶段的我。

后来你怎么保持真诚,减少匠气?

黄真真:人每一天都在成长,你不可能阻止自己成长,尤其是保守自己的初心,每次拍片子前我都会一个人找几天时间去泰国沙滩上,不去听其他声音,很平静地想一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尤其是拍《闺蜜2》,在越南遇到很多困难,所以那时候很多个夜晚都是自己安静倒一杯酒,想着到底要怎样把这部戏完成,哪里保留哪里扔掉,前路到底如何去走。

但是看完《闺蜜2》,有人说你年轻的时候还挺有灵气的,现在怎么拍的这么奇怪?

黄真真:我看了一些,应该没有你这么温柔的,骂得蛮厉害的。

嗯,我加工了一下。

黄真真:我当时好难受。我带了那么多同事,从香港、台湾、到内地,最后到处都是骂声。但是我个人没有后悔,我觉得女性电影的发展就是要很多类型,我们要继续扩大那个类型,不要说女性电影就是爱情。

我拍《闺蜜2》的一个原因,就是我想尝试一个不同的类型,公路喜剧。王宝强可以公路喜剧,为什么女生不可以?我现在发现是不可以的,但是我不试的话,我怎么知道那是不可以的!原来是那么不接地气!

我不喜欢中间,中间好保守好安全,我不会因为《闺蜜2》失败了,我马上拍一个像《闺蜜1》的《闺蜜3》,我不会的。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了,要不是成功,要不是失败。

还是承认《闺蜜2》失败了。

黄真真:《闺蜜2》是我跟监制做了一个错的决定,真的。有三天时间很脆弱的,电话一响我就好怕,是不是有人来骂我。

很少听到你说脆弱这个词。

黄真真:我有,但是不会让它拖太长。

在一个女孩子成长过程里,脆弱这个词代表什么?

黄真真:我觉得就是病了要休息了。病了的话,你不会出去告诉人家你病了,在家里休息几天,然后就出来。别人问,你为什么几天不见?哦,我病了,就这样。我觉得脆弱是一种病。

如果不是时间原因,想跟你聊一天,不觉得好high吗?

黄真真:对,尤其是脆弱的那个问题好high。我很少说,但没避免去说。

聊了这么久,你一直跟我说尝试新的东西、去冒险,我知道这是你性格中一直保留的东西。

黄真真:已经很难改了,但我觉得很好,人生不冒险,那每一天重复到死吗?

准备冒险到多少岁?

黄真真:到死那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应该70多岁吧,算命说的。很搞笑是吧?(大笑)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